欢迎来到 - 幸运飞艇微信群! 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诗歌大全 > 诗歌大全 >

我看见她夏天的童年明亮的眼虫闪耀于海妖的灯盏

时间:2020-10-05 08:34 点击:
我们是黑暗的否认者,让我们 从一个夏天的女人身上召集死亡, 强悍的生命来自情人的痉挛,美丽的死者 她涨红了大海,明亮的眼虫闪耀于海妖的灯盏 怎样才能荣耀如星星, 天咆哮
  我们是黑暗的否认者,让我们
  从一个夏天的女人身上召集死亡,
  强悍的生命来自情人的痉挛,美丽的死者
  她涨红了大海,明亮的眼虫闪耀于海妖的灯盏
  
  怎样才能荣耀如星星,
  天咆哮着,海隐忍着,人哭泣着,血祈求着。
  天鹅把她紧紧地拥进强悍、洁白的翼间,
  手与手相挽流动着光,而黑暗
  是盲目的带着泪水,太脆弱了以至不可品尝。
  ·dylan
  
  昨天和婆婆坐在院子里吃午饭,一对夫妇带着一个约莫十岁的小男孩走到我面前,问我可知这小区里管理枇杷树的人在哪里。
  婆婆问明原由后,才知是这孩子因为偷吃枇杷被人打了一巴掌。所以跑到家长那里哭啼,跑到这里想讨个公道。
  我抬头看了看孩子的眼睛,我开始认真的分辨这小儿的委屈是为了博取同情还是露馅的得意。
  我打断这妇人义愤填膺的咒骂,问这孩子还好吗
  她好象突然有了话题兴奋的指着这孩子的脸说你看你看都青了一块,他中午都没吃饭呐。
  婆婆准备起身帮忙去打听肇事者,我拦住了婆婆。
  然后转身对那妇人说,滚。
  进屋后还能听见咒骂的声音,当然这一点儿也不影响我,她骂得越用力,我越欢喜。
  只是,看见婆婆还愣在那里,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沉默。
  
  行了吧,不就是打了一巴掌,你没死吧,没掉块肉吧,也没瘫痪个残疾个吧,
  到这里来叫什么叫。娇气个屁,得意个屁,委屈个屁啊。有爸妈撑腰很了不起啊。
  我看你长得就一欠揍的样。
  
  ……
  我怎么了。
  
  其实我知道,
  我知道他只是孩子而已,孩子的委屈比成年人的委屈更委屈。
  我知道他只是嘴谗偷吃了枇杷而已,童年的小顽皮其实很美丽。
  我知道他只是需要一座强壮的靠山而已,比如父亲和母亲,毕竟他还没有成长到不需要任何依靠的年纪。
  
  我也曾经是孩子,我怀抱着一大堆委屈,有理的,没理的,真实的,虚构的。
  我也曾像野孩子一般跟着男孩子们上树爬墙,干过的坏事何止是偷吃枇杷。
  我也曾盼望有一座无比高大的山,让我可以在跌倒时攀附着爬起来,让人知道我被保护着我安全着。
  
  可是我更知道,
  我孩童时,更多的不是晾晒委屈,而是把它们折叠起来放进最深最暗的柜子里。
  盼望终归只是盼望,无论我怎么求,怎么装可怜,没山就是没山,连个土丘都没有。
  
  婆婆终于忍不住说,你在气什么。
  我很认真但是很小声的说,我小时候受欺负时,什么时候搬出过救兵。
  说完就笑了起来,笑自己的无理和幼稚。
  真是过分介意了,我怎么可以苛刻所有孩子都如我一样呢,难道是出于嫉妒么。
  
  我不是"像"野孩子,我就是野孩子。
  和那些孩子一起爬树爬墙,可谁真正接纳过我。他们随时可以想起我,也随时可以忘记我。
  因为我不像他们一样要去补习什么英语,没有人给我规定几点到几点才能出来玩,永远都是我最后一个回家因为没人叫我回家。
  我不会像其他小女孩一样,在摔倒时带着娇声哭泣,在被开了玩笑后就撅起嘴生气,在要坐的花坛的石阶上铺上餐巾。。
  她们也不像我一样,可以轻易得翻过院墙或者站到篮球架顶,可以在铁路边的水沟里抓一堆螃蟹,可以在受伤到满身是血的时候没有任何泪滴的爬起。
  他们一定觉得,我最随和,随时都有时间,无限的时间,随时都可以因为心情不好就对我说"不跟你玩了",随时都可以在恶作剧被抓住后理直气壮地用手指着我。
  或者认定,我最懦弱,你看我被你们家长指着说"别把我小孩带得跟你一样野了"的时候,不是眼神特纯真吗,你看我被人骂作没教养时不也没说什么吗。你看你炫耀着牵着爸爸妈妈的手游玩回来,我还不是在干干净净的笑吗。。。
  我真的有伪装的天分,天衣无缝地把自己装扮成还不谙世事的孩童,藏住那成熟得过早的心灵,瞒过所有人的眼睛,这样很好,我很安全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